茂榕投资总经理钱立明:产融结合之下,股权投资不在多而在精

2019-09-25   财经下午茶(微信ID:featea)


2019年,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人口结构演变、消费升级、技术创新、产业结构调整的大趋势下,“全民PE”如浪潮般迅猛褪去,股权投资赚快钱的时代已然落幕。那么未来投资行业又将迎来哪些新的变革?

 

面对目前经济结构调整的大时代,茂榕投资依然能够乘风破浪。通过深耕细分行业,成为企业成长中的最佳陪护者。

 

在股权投资机构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茂榕投资如何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财经头条就此独家专访北京茂榕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钱立明,带我们一同领略其背后成功投资的秘诀。

 


以下内容,根据钱立明接受采访内容摘录并整理。

 

 

财经下午茶:我们今天的访谈就此开始,请钱总做一下自我介绍和观点陈述。

 

钱立明:财经头条的各位用户,大家好!我是茂榕投资的钱立明。我本人从事股权投资行业已经20年了,在这20年中经历过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的教训,经历过好也经历过坏。我觉得股权投资行业现在到了一个跟产业深度绑定的时代,只有深度地理解产业,深耕产业,理解企业家,才能把股权投资做好,才能赚取可观的收益。

 

 

财经下午茶:有人说这是股权投资最好的时代,也有人说这是股权投资最坏的时代,您怎么看这样的观点和现象?

 

钱立明: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现在确实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应该说坏的和好的相互交织的情况。坏的方面,因为宏观层面的环境不是很好,整个投融资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但我更想讲的是好的方面。我是比较认可这是个好时机的,主要表现在两方面,第一方面,我们现在整个经济结构处于一个大转型的阶段,随着5G包括其他的一些科技驱动带来的生产力和生产结构的变化,既会对传统行业的传统生产经营模式产生深刻的改造,同时也会产生很多更有效的生产方式,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产生很多投资机会;并且这种投资机会,也许以后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的机会。第二方面,大家都知道投资要投在低点,要卖在高点。正是这样一个比较低迷的时候,也许就是比较好的投资点。在比较低迷的阶段,更容易辨别企业的好坏,因为当整个宏观经济大好时,往往不太能分辨某些企业的好是因为水涨船高还是真的因为其自身经营管理能力和技术水平高人一筹而带来的结果。相反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其实是更容易去看企业自身的生命力是不是顽强的。另外,对投资人来讲,达成好的交易方案也是很关键的,在融资环境不好的时候投资人跟企业家之间更容易谈一些比较好的交易条款和交易方案,所以我觉得从这方面来讲也应该说是好的一个时候。我觉得这个行业现在确实是处于一个机会很多的时候。

 

 

财经下午茶:钱总您身后的茂榕投资,聚焦了很多比较细分的领域。股权投资行业发展已近30年的时间了,在这样的过程当中,茂榕投资应该也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在当下股权投资的一个重要方向,就是产融结合的方向,您是怎么看待股权投资从最初的套利,走向现在产融结合的价值投资的过程。

 

钱立明:我结合自身的工作经历来说一下这个过程。大学毕业后我是在实体企业的,五年的从业经历,使我对企业的管理运营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与现在很多毕业后就从事投资行业的人还不太一样。对我来讲,企业这段经历对从事投资工作还是非常有帮助的。2000年以后我进入投资行业,到目前接近20年的时间,经历了几个不同的发展阶段。2005年之前,我觉得做投资更多的是在享受制度红利套现,因为那个时候更多的是针对一些国有企业的收购,利用国资管理的不到位低价收购国企,我理解那个阶段其实是一个制度的套利,不是我们现在意义上的股权投资。从2006年以后,国内的投资机构开始活跃,尤其到了2007年,中信证券和中金两家券商开始做股权投资,我觉得那个时点应该是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或者股权投资一个新的阶段的开始。券商的传统业务都是卖方业务,没有投资业务,从2007年以后,券商开始做股权投资,我们叫买方业务,这对券商来讲是新业务。我们真正说从2008年到2015年这个阶段,是国内整个券商直投机构比较活跃的一个阶段。我总结那个阶段券商直投活跃的本质是券商利用自己投行的优势去做一二级市场的套利,本质上也是制度红利的分享。所以20082015年这段时间,国内的整个股权投资行业里面最活跃的就是券商直投了。


但券商直投主要参与的还是一些PRE-IPO的项目投资,这类项目的投资更需要投资经理具备投行业务的能力;对产业的深刻理解倒是其次。那个时候有一句话叫投资投行化,投资变成了投行业务,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没有真正触及股权投资的本质。但在这个阶段中,移动互联网产业悄然兴起,外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布局了很多移动互联网的项目,这些项目产生效益基本是在2015-16年,所以2015-16年我觉得也是个分界点。外资背景的投资机构在几年前布局的项目在这个时点爆发了,赚钱效应一出来,大家才发觉真正提前对一些产业的布局产生的效益是这么巨大。所以到了2015-16年,PRE-IPO项目的投资效益在递减时,国内的投资机构也深刻意识到需要去深度理解所投产业,真正在理解产业的基础上去挖掘投资机会,因为制度红利已经过去了。经历这两年直到现在,我觉得投资机构都明白了投资要跟产业深度结合,以前叫金融资本,现在大家讲得更多的是产业资本。接近20年的投资从业经历,我觉得现在到了一个真正要跟产业深度结合,深耕产业的投资时代了,股权投资3.0时代。如我之前讲到一开始的制度红利是1.0,后来投资投行化时期是2.0,现在真正与产业深度结合做投资就到了3.0

 

 

财经下午茶:借用当下一个经常所说的词汇,是不是股权投资也有“脱虚向实”的趋向。

 

钱立明:我觉得是的,金融都要脱虚向实,金融本质上是产业发展的工具。

 

 

财经下午茶:其实在这样一个转变的过程,不管是对像茂榕投资这样的专业投资机构,还是普通投资人,都需要从金融资本思维向产业资本思维做转变。那么,应该如何去做准备,如何做顺势而为的事,去迎合当下的时代环境。

 

钱立明:这个就拿我们自己来举例说明。茂榕投资的创始团队从2007年开始就一直在中信证券的金石投资,是券商直投里面成长起来的,在一起合作已经十年,我们团队也经历了上面讲到的股权投资行业变革历程。券商直投在2010年创业板第一批出来之前做的人比较少,那个时候做业务是比较容易的,从2008年到2010年,我们团队做的项目非常多,每年做很多项目,涉及的行业特别广,在那个阶段做项目基本跟流水线一样,项目人员就跟流水线上的生产工人。这就是我刚才讲到的,把投资做成了一个投行业务,这样做了三年时间,到了2010年也赚了很多钱;那个阶段最大的好处就是培养了团队,通过大量的做项目,通过接触不同行业的企业,让团队对企业的运营管理和行业的一些共性的东西参悟出来了,对企业运营过程中的关键风险点有了客观理性的判断,这是需要经过大量真实案例才能培养出来的,教科书式的培养是完全实现不了的。

 

2011年以后,整个市场又陷入比较低迷的状态,那个时候我们就比较早地意识到需要去理解行业,不能什么项目都做,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对项目人员的要求是做减法。你要去侧重某一个行业,如果没有产业背景,那你就需要去选择一个喜欢的或者认为有前途的行业去做行业研究。这个行业研究不光是去做书面的研究,要去跟产业内的人交流,要去跑行业内的企业,要知道这些企业家是怎么做这个行业,要去看行业专家如何评价这个行业,要加深自己对行业的理解。所以从2011年开始,我们团队就开始慢慢地专注于自己侧重的行业,到现在为止,七、八年过去了,每一个人就是专注于某一个行业,他对行业的理解已经很深了。我觉得真正做投资的人其实这两方面都要结合的,你需要有产业的思维,你也要有金融的思维,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在做一个企业。如果你仅仅是一个企业出来的人,思维其实相对是比较窄,并没有跳出这个企业。但如果你既有金融又有产业的思维,这两方面结合好的话,就更容易去给企业家,或者给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做一些指导。尤其是投早期的项目,创业者本身是有局限性的,有的时候可能需要投资人去弥补他某些方面的不足。我刚才讲到所谓产融的结合,不光是要有企业家的思维,产业经营的思维,也需要有金融的思维,因为我们毕竟是做投资。这两方面都要结合,如果只是某一方面的话,我觉得这肯定是不够的。

 

 

财经下午茶:听下来觉得茂榕投资其实从很早就开始注意到深耕行业,做聚焦细分领域的投资了。

 

钱立明:我们投资项目特别讲究这个项目的商业本质和他的可持续性,这是我们团队一直坚持的理念。我经常跟投资团队说,我们不要去看这个企业的商业模式有多么花哨,一定要看他的本质。企业做的事情本质是否拥有可持续性,或者说是否为你的用户带来了真正的价值,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最根本的一点。我举我们投资中的一个案例来说明这一点。我们投了一个做教育内容的公司洋葱数学。这家企业在我们投的时候是非常小的,很多人都不看好。但因为我们对教育行业关注的时间比较久了,我们认为教育在未来肯定是拥有比较大的机会,因为现在大家都比较重视孩子的教育;但在教育领域里面又怎么去选细分的赛道,我们也是通过了很多的研究和调研。投资机构看得比较多的是教育培训,培训是所谓离钱最近的一个,最容易收到钱,并且都是现钱,还都是预付的,这个模式是非常好的。但我们当时在看教育培训赛道的时候,认为大部分培训机构特别依赖老师,可扩展性或者可复制性比较弱。在经过了大量的行业调研和项目筛选,我们选了做教育内容这个赛道,基本逻辑就是基于国家整个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等,很多地方师资力量比较弱,若有一家企业研发的教育内容能够去解决这个问题,且具有普适性,则我们觉得是有发展前景的。通过两年的发展,这家企业获得了老师和学生的普遍认可,也如我们预期一样,获得了几个大型投资机构的青睐。我们作为早期进入的投资机构,在后几轮的融资中,也逐步退出一部分,获得较好的收益。这个案例证明我们当时去判断细分领域还是比较准的,这也是基于刚才讲到的我们对产业的深度理解。

 

 

财经下午茶:如果从投资阶段来看,股权投资粗略可以分为早中后三个时期,市场上现在可能有这样一种现象,就是股权投资有向早期和后期这两端去集中的趋势,而中间时期的投资越来越难做了,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未来是否这样的趋向会更加明显?

 

钱立明:对,我觉得这个趋势现在越来越明显。向两端走,一端就是往早期,一端往后期。我讲的后期是产业并购。因为企业到了一定的阶段,他自身发展可能遇到的瓶颈,需要有更大的资本或者力量去帮助。这种后期的并购其实是需要产业,这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一般的金融机构,如果没有产业资源,没有人才储备,没有经营管理,是没法去做这件事的。我觉得这个肯定是少数的一些大机构可以做的事。针对一般的投资机构,我觉得需要往早期走,做小而精小而美的投资机构,在某一个领域或某一个细分领域很擅长。专注在某一个细分领域,做多了以后对产业的理解很深刻,也会积累很多人脉资源,有时候可以帮助创业企业发展。投资人实际上这个时候也是创业企业的一部分,投资不光只是金融资本,其实是跟着创业企业共同去做事。在某一个细分领域做早期,如果做的时间长的话,他也能更早地挖掘出一些优质潜力企业和创业团队,然后跟着创业团队一起共同把企业做大,获得自己的回报,这样的回报往往很可观。